教師工作 校園故事 校園現場 親子教養

不好意思,你的孩子可能是特殊生

要一個家長,承認自己的孩子是特殊生,是怎麼樣的煎熬?

當父母從小到大,都是一路資優的身份上來,家族成員都那麼優秀的時候,特殊的孩子,又該如何自處?

穿著白色衣服的媽媽旁邊坐著一個倒立的小孩

「老師,我弟會在你的班喔!」

又接任導師的我,聽到學生這樣和我說。那是個很聰明優秀的孩子,除了總是佔據校排前幾名,還是班上的意見領袖,很受到同學們的重視與欣賞。

「沒問題啊!他也和你一樣這麼優秀吧!」

孩子露出了一個複雜的笑容。

如果不是因為哥哥這樣說,我大概無法想像他們是兩兄弟。

因為弟弟不僅時常忘記東西,難以遵守上課秩序,

身為導師,當面告誡弟弟的時候,我常覺得面前的這個孩子「有體無魂」。

【發現狀況,親師間如何溝通】

「這孩子有些狀況!」我在心裡生起這樣的念頭。但我並沒有選擇第一時間告訴媽媽,而是持續觀察,也找了輔導老師討論。

但孩子的狀況就在臨界值上。說是特殊生,好像又沒有那麼明顯;但要說沒有狀況,又不能忽略每個任課老師的抱怨連連。

每次和爸媽溝通的時候,都感覺到爸媽是如此用心在孩子的教育上。

孩子有常規上的狀況,或是造成同學受傷,爸媽都會帶著孩子一一去道歉,告誡道理及規矩。

孩子定不下心念書,甚至於把孩子的課業全都念完,再慢慢教導孩子。

「老師,我的孩子真的不是壞。他雖然常常搗蛋,讓我們疲於奔命。但是到了晚上,他還是會來抱抱我們,和我們說晚安。這樣的孩子,你要怎麼說他是個壞孩子呢?」

爸爸用電腦教導孩子

雖然我心中很清楚,爸媽並不想讓自己的孩子成為特殊生。但在我一年多的觀察下,孩子確實蠻需要更多的教育資源介入。

終於,我決定試著說服爸媽,讓孩子參加鑑定流程。

「小魚媽媽,因為對孩子來說,如果我們現在都看到他有這些狀況了,卻未有明確的處理,孩子將來進入高中,必須有更多生活自理能力的時候,恐怕會遭到更多的打擊,甚至可能會出現霸凌事件。所以為他申請鑑定,並不是要為他貼標籤,而是希望能夠為孩子爭取更多的資源。」

【要成為特殊生,繁複的鑑定流程】

特殊生的鑑定流程頗為繁瑣。首先,父母必須簽定同意鑑定書,還得帶孩子多次至兒童身心科進行檢查。學校老師的部分,除了導師必須填寫許多孩子的行為量表,特教組的老師還必須進行許多訪談,收集各任課老師與同學們的意見。

孩子本身也必須和心理師進行多次的諮商。最後再參加鑑定會議,決議身份是否通過。

當然也關乎到孩子的安置與升學,自然必須要有嚴謹的審核過程。

「老師,孩子這次的鑑定好像通過的機率不大,要不要

這對父母來說,恐怕是無比的煎熬。一方面,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擁有更適合他的資源,另一方面,又多麼希望鑑定出來的結果,孩子並沒有什麼問題。

就這樣抱著忐忑的心情,我們來到了鑑定會議現場。

當鑑定的教授說出「確認」那刻,我看著他們五味雜陳的表情,心中

「這個孩子到了國中才被鑑定出來特殊身份,想必之前應該吃了不少苦。」

【特殊孩子所遭受的壓力,超過我們的想像】

想想孩子一直以來在學校的處境,不守規矩,愛玩,被認為是個調皮鬼。上課不認真抄筆記,不好好交作業。幾乎所有的老師,都責備過這個孩子,認為他懶惰、貪玩,連我也不例外。

在家裡,自律甚嚴的父母和哥哥,更是費盡心思要拉著這個孩子。有時甚至忍不住氣急敗壞,破口大罵:「為什麼哥哥那麼自動,你怎麼就是不行呢?」

走出會議室的我,看著小魚爸爸泛紅著眼眶,顫抖的雙手抱著小魚。嘴中一直說著「對不起,我錯怪你了。」

孩子眼神中流露著不捨,只吐出了一句:「對不起,我不是那麼好。」

看著情緒激動的父親,在一旁默默拭淚的母親。一年多來,我們為孩子的狀況想盡了方法,最終找出原來是閱讀與認知理解上的障礙。所以孩子說不出,大人們也疲於奔命。在那一刻,我們都得到了答案,也都能夠為孩子和彼此的關係,走出新的路。

正因為感同身受,翻騰的情緒再也抑止不住,讓我的視線也為之模糊。

在孩子的特殊身份確定後,更多的特教資源進駐。以往小魚在課堂上,根本無法理解同年紀程度的課程,但自從有適合他的內容後,小魚竟然在日記裡寫下:「我最近覺得很開心,因為上課的內容我都聽懂了。」

不僅如此,當孩子建立起信心後,在日常的表現行為上,例如寫功課、準備作業、幫忙家務上,竟然也積極了起來。

以往「習得無助感」籠罩的孩子,對所有的事都提不起勁。但現在,他的生活常規也在自我肯定下一步步地建立起來

「達文西,愛迪生背不出字母表,畢卡索不理解數字「7」,迪士尼不識字,所以致力於畫漫畫,阿加莎.克里斯蒂不會讀也不會寫,卻是世界著名的推理小說家。」——《心中的小星星》

每個孩子都有他獨特的一面,但我們常常以均一的標準看待。像這樣沒法跟上步伐的孩子,常常受到許多的責難。

「特殊生」的標籤,有時不僅貼在孩子身上,更是家長不想面對的桎梏。但小魚的爸媽克服了這點,為小魚迎來了更適合他的道路。

穿著藍色衣服的媽媽和黃色衣服的小孩在綠色的原野裡行走

看著總是連袂出席會議的爸媽,感受到他們對孩子滿滿的用心。

「老師,你真的是孩子的貴人。」

「我沒有做什麼,你們的關懷與包容,才是孩子這一生最幸福的事。」

*為保護當事人,均皆以化名處理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